爱客.西门町旅馆大王 从门外汉到营收10亿

发布于:2020-05-22 分类:绿色现状   

毋需打广告,靠着口碑相传,二○一○年在西门町开业的爱客发旅馆事业集团,从原本五十间客房,如今扩展成旗下有九个旅馆品牌、二千间客房规模,员工数达五百多人,去年营收逾十亿元,是台北市西区第一大平价连锁旅馆。以西门町旅馆有五千间客房计算,爱客发的市占率高达四成,规模也比台湾房间数最多的饭店—台北君悦酒店还大。

旅馆名称,取自○九年马政府时代推出的ECFA(两岸经济合作架构协议)的谐音,看得出当时瞄準的是两岸庞大的观光商机,儘管如今陆客减少,但爱客发旅馆据点不减反增,「房价合理、CP值高、房间数具规模经济,是我们能在西门町异军突起的三大主要原因。」爱客发旅馆事业集团总经理吕自修解释,「因看準快捷旅店是未来发展的趋势,我们专攻平价市场。」

从未接受过媒体採访的爱客发旅馆事业集团,对外始终隔着一层神祕面纱,此次首度接受本刊专访。一进入总部办公室,墙上的一面小白板,上头写满九家旅馆每月的营业目标与实际达成数字;另一面大白板,则有一行大字怵目惊心地写道:「与客人发生争执,一律开除。」显示爱客发重视绩效、督军严格的一面。

定价策略清楚,每晚住宿房价不超过二千元,爱客发一开始就紧抓西门町最大客群—年轻的自由行旅客,也就是金字塔底部最大的那一块市场,然而创业之初,却有段歪打正着、边做边学的过程。

商旅淘金术一:用高档饭店同级备品  做出差异化

场景转到八年前,出身房地产业的爱客发董事长徐豪雄,因缘际会下,以一.三亿元买下成都路一○一号一栋旧大楼,「我们几个股东都没有经营饭店的经验,先学别家饭店的格局改装旧大楼,但改来改去看起来四不像,住房率一直冲不高。」吕自修笑称,当时也没有找设计师,全部是自己设计格局。

爱客发刚起步的前三年很辛苦,吕自修坦言,没有知名度、房间数量又不够多,一度还四处融资。虽然起步艰难,但徐豪雄认为,如果爱客发要抢占市场,势必得做出规模经济。因此,他们卖掉成都路饭店再回租,不再坚持一定要整栋或自有房产,只有一、二层的空间照样卡位,连许多人不敢碰的万年大楼都有爱客发的分馆。

「当时,西门町因商圈没落,许多店家关门,住商混杂的万年大楼出入複杂,不像现在到处都是国际游客。我们带入不同于业界惯用的管理模式,在公共空间装设监视器,好辨识闲杂人士进出,以及派驻二十四小时柜枱人员管理,让大楼出入开始变得安全、整洁有秩序。」吕自修说,在高速扩张时期,为了抢快,他们自己养了一批装潢工班师傅,曾经在一百天内改装完三百间客房。

观察爱客发旗下位于西门町大楼内的旅馆,有几个共通点,第一,柜枱接待处很简单,将坪效发挥到极致;第二,无限供应吐司与饮料取代早餐,藉此可降低房价,又可节省餐厅面积;第三,满足自由行客人在乎的服务,洗衣机、磅秤与大型冰箱免费使用,提高CP值。

提供爱客发客房备品的乔虹实业经理吴瑾勋表示,一般平价商旅为控制成本,多半会尽量压低可让旅客带走的盥洗用品、茶包品质,爱客发却用与高档饭店相同等级的备品,企图在这部分做出差异化,深获旅客好评。

精算客房坪效,在一级战区逆势突围爱客发租下华南银行重庆南路大楼(图一),将老旧银行总部翻新为平价商旅,加速周转率。每家分馆大厅还提供大型磅秤,让背包客秤行李重量(图二)。客房走精巧路线,麻雀虽小五脏俱,深获自由行旅客青睐(图三)。

商旅淘金术二:租上亿大楼  一举拉开与同业差距

快速展店、垫高门槛后,爱客发冲高营收的关键一役,是一五年与一六年陆续租下华南银行的开封大楼、重庆南路旧总部大楼,由于面积够大,两栋大楼可规画的房间数高达四六○间,让爱客发一举拉开与同业的距离,也因集团版图扩大,可以留住好人才维持稳定的人事。

「我们每年要贡献华南金控一亿元租金!」提起这两栋大楼的改装过程,吕自修略显得意地说,「当时改装完后,连华南金控董事长看到我们将原本老旧的总部,摇身一变成为新颖旅馆,都讚不绝口。」

在经验与资源愈来愈丰沛下,去年底,爱客发还进军台北车站前、原大亚百货大楼,拓展「台北大亚帝国H」饭店品牌,房间数有二百间,再度发挥活化没落大楼的功力,若再加上明年新的分馆再开幕,总房间数可望突破二千五百间。

如今,港澳、新加坡旅客占爱客发三成半至四成客源,年轻旅客还是主力,很多国外旅客甚至根本不懂ECFA的意义,但却明了,爱客发旅馆就是西门町平价旅馆的代名词。

爱客旅馆大楼西门町饭店旅客平价客房

正文到此结束.